NEO:“中國以太坊”傳奇落幕?

  • 時間:
  • 瀏覽:36
  • 來源:vwin德贏app-德贏娛樂官網

  來源:核財經

  “NEO是個傻逼項目,根本沒東西,后來全是資本盤玩起來的,達鴻飛手里沒幾個幣。”

  7月3日深夜,“中國比特幣首富”李笑來辣評幣圈大佬與頭部區塊鏈項目的一段錄音在網上瘋傳。這段長達近一小時的對話,一時之間把有“中國以太坊”之稱的NEO推進了輿論漩渦。

  此前,NEO因為代碼更新不力以及市場表現不佳等,已經在持幣者中間引發了持續的討論與焦慮。“都說2018年是底層公鏈爆發的一年,已經有一大波公鏈上線露頭,NEO這幾個月卻一直不溫不火,真是急死我了。”一名NEO持幣者向核財經APP表達了他的不安。

  而在7月11日,NEO創始人達鴻飛在一次區塊鏈發展論壇上宣講其最新的Token容器理論,也未徹底吸引冒雨前來的眾多區塊鏈關注者。“直接說Token是你悶聲發大財的杠桿,豈不是更到位?”在現場,30歲出頭的李強(化名)頻頻搖頭、面露不屑地評論道。

  在這位深諳NEO往事的持幣者眼里,今年公鏈競爭非常激烈,NEO如果不積極作為,那它被淘汰是早晚的事。

  跌下云端的公鏈明星

  小蟻、量子與公信寶,曾是國產公鏈的“三架馬車”。其中,2014年正式立項的“小蟻”被譽為中國第一個原創區塊鏈項目。它于2015年6月在Github實時開源;同年10月20日晚9時開始眾籌時,24小時就實現了40%的募資額。2017年6月22日,小蟻完成以“數字資產”為核心的去中心化金融交易平臺到智能經濟分布式網絡的戰略升級,更名為“NEO”,寓意新的開始。

 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新晉公鏈CTO告訴核財經APP,他非常羨慕NEO,因為它在ICO的黃金時段完成了原始資本積累,后來者很難再遇如此良機。

  作為早期國產公鏈的“明星”,小蟻寄托了眾多區塊鏈人士的期望,一度風頭無兩。2015年,小蟻QQ群還是鏈圈為數不多的活躍社群之一,群內500多人曾在1個多月內創下高達7.3萬行的聊天記錄,其中不乏關于共識機制、股權眾籌、區塊鏈未來的討論。其創始人達鴻飛,亦是幣圈名人漫畫撲克牌中當仁不讓的“紅桃K”。

  許是與NEO戰略升級這一利好消息有關,上線交易所以來一直在1美元上下浮動的小蟻/NEO,在2017年6月中旬出現了明顯的價格變化。CoinMarketCap數據顯示,此后,NEO創造了千倍幣的佳績,2018年1月15日,NEO價格一度沖高至196.85美元歷史高位(眾籌價為1元人民幣),市值超過了110億美元。今年2月,達鴻飛甚至在NEO DevCon大會上放言,2020年前使NEO成為世界第一的區塊鏈項目。

  “他的這一席話,讓很多中國人陷入了瘋狂。”李強說,他就是在那時上了NEO的車。

  然而,正當人們以為NEO的前方“一路小平坡”時,NEO價格在經歷了一段時間的小幅振蕩下行后于3月9日跌破100美元,當日市值即縮水至約60億美元。

  

  掩藏于風光之后的疑問,就在這時冒了出來。3月,有網民發布“扒皮帖”質疑,NEO區塊性能差,不具備達鴻飛聲稱的平臺“每秒鐘支持1000次交易”的技術特征;此外,NEO項目采用的DBFT共識機制使得網絡被攻擊的風險較高。他們指出,NEO其實是條中心化的鏈,并擔心隨著越來越多的ICO在NEO上進行,其廣告表現與實際表現會有嚴重分歧。

  幾天后,達鴻飛針對網友質疑逐一做出回應。但這番回應最終未能挽回NEO已經流失的信任。在數字貨幣市場總體熊市時期,NEO價格迄今并無較大起色。

  親密“兄弟”

  在區塊鏈不長的發展歷史中,公鏈一直扮演著基礎設施的角色,其重要性和必要性不言而喻。如知名區塊鏈研究者、區塊鏈產業聯盟理事長元道所言,2018年是公鏈元年,主流力量紛紛入場,未來10年得公鏈者得天下。

  也有不愿透露姓名的區塊鏈專家指出,眾多公鏈上線進場,反證目前公鏈存在明顯不足,還無法實現真正的安全、可靠和高效。

  而在眾多入場的公鏈中,相比NEO,李強顯然更為看好本體網絡ONT。“在熊市寒冬,考驗的不光是韭菜們,還有明星項目的底蘊和含金量。”李強告訴核財經APP。

  有資深韭菜爆料,ONT和NEO其實都是Onchain(分布科技)旗下的區塊鏈項目,不分你我。對此,盡管NEO創始人張錚文解釋兩者是“不同的項目和不同的團隊,只是合作關系”,但從公開資料看,兩者關系極為親密已是不爭的事實。

  ONT官方資料顯示,小蟻創始人達鴻飛是ONT的唯一投資人顧問。

  有業內人士稱,ONT在技術上近似NEO,可以看作NEO的2.0版本。

  5月24日,NEO官網發布消息,宣稱NEO Foundation和Ontology Foundation共同出資400萬人民幣成立聯合工作組,“將在標準化技術接口、共享智能合約生態、打造智能合約開放標準、推進跨鏈創新技術研究等方向展開工作”。

  7月19日,張錚文告訴核財經APP:“NEO是一個開源社區,是社區化運作;ONT是一個公司項目,由分布科技負責開發。”NEO官網并未公布其辦公地址,但實際上,Onchain與NEO同層辦公,兩家公司同處上海楊浦區創智天地企業中心5號樓,房號一為301一為303,辦公場所采用了統一的裝飾風格與顏色。值得注意的是,NEO對應的公司中文名為上海尼遨信息科技有限公司,核財經APP查詢天眼查發現,該公司注冊時間卻為今年3月7日,注冊地在上海浦東新區,公司法人為陳志同。

  

  就在上周,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告訴核財經APP,NEO技術團隊的大部分力量已移師ONT,留下的技術人員僅滿足維護需求。其言下之意,NEO的疲弱或與此相關。

  NEO技術主力是否移師ONT姑且不論,而NEO技術力量薄弱,從項目代碼更新次數等方面已可見一斑。區塊鏈研究機構TokenInsight提供的數據顯示,截至2018年7月29日,NEO項目的代碼更新次數、參與人數分別為414與21,遠遠落后于競爭對手ETH、EOS,亦遜于QTUM、ONT;而在最近一個月,NEO僅有1次代碼提交。

  

  TokenInsight方面認為,NEO雖已發布一年有余,但這不能成為代碼庫更新頻率低的理由。對于任何一個公鏈項目而言,主網發布僅僅是生態的開始。更有代碼審計專家指出,主網上線后,為確保生態運作和跟上技術發展,代碼更新更為頻繁才是正途。

  核財經APP查詢天眼查亦發現,6月5日至7月25日,上海尼遨信息科技公司共發布16條招聘信息,其中多數涉及NEO技術崗位,如區塊鏈測試工程師、區塊鏈軟件開發員(Java)、.NET技術工程師、區塊鏈核心開發工程師、高級網絡協議(P2P)開發工程師、UI設計師等。

  撿了芝麻丟了西瓜?

  目前,NEO仍然保持著較高的社區活躍度。TokenInsight公司提供的數據顯示,7月28日與7月29日兩天NEO人氣值雖較ETH差強人意,但遠超ADA與ONT。盡管如此,已有越來越多的人注意到了NEO的異常。

  

  NEO設有較為完善的月報制度。而核財經APP注意到,自6月6日發布《5月月報》后,《6月月報》截至記者發稿時仍未與公眾見面。

  自NEO上線以來,達鴻飛一直視以太坊為趕超目標。但諸多數據業已表明NEO距離超越ETH仍很遙遠。如從最新持幣錢包地址數看,據TokenInsight介紹,NEO只有206352個,低于ETH與EOS。

  

  NEO創始人張錚文告訴核財經APP,眼下,NEO已停止開發2.x版本,正在設計3.0版本。根據7月10日NEO的官方博客,這一全新版本專為大型企業用例而構建,將提供更高的TPS和穩定性、擴展的智能合約API、優化的經濟和定價模型等。更重要的是,NEO將重新設計其核心模塊。

  對NEO而言,這不啻又一重要轉向。但一位業內人士稱,就NEO的使命而言,此舉無疑撿了芝麻丟了西瓜。“看不懂NEO。”他說道。

  “達鴻飛到處演講布道,完全沒有重視公鏈領域的競爭。”7月11日,李強自言自語道,“這是自廢武功,沒有前途。”

猜你喜歡

FUSION靠DCRM和Time Lock兩項技術摘下“世界區塊鏈年度最具產業價值項目”大獎!

摘要:世界區塊鏈安全大會:FUSION被評為世界區塊鏈年度最具產業價值項目、FUSIONCOOJosie獲世界區塊鏈年度杰出貢獻人物。2019年2月23日,世界區塊鏈安全大會在

2019-09-14

2013年跆拳道賽程:7月世錦賽 11月團體世錦賽

2013年跆拳道比賽并不多,不過今年將有兩次世錦賽,7月15日至21日于墨西哥普埃布拉舉行世錦賽(個人級別),而11月28日至30日則有團體世錦賽。除了這兩個大賽外,還有一些綜

2019-06-29

真人游戏视频